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本周热点

首播收视率破1、点击量破亿,《知否》会是湖南

2018-12-29 10:47申请注册送33元彩金编辑:admin人气:


《琅琊榜》之后,正午阳光终于再次回归古装剧了。抛开靠男人上位的玛丽苏“伪女权”,真实再现古代男权统治下的家庭生活,《知否》能成为打响“宅斗剧”的第一枪吗?

茶色不语

制作方是向来有“国剧良心”之称的正午阳光,主演是刚刚官宣结婚不久的新婚夫妻赵丽颖和冯绍峰,男二是十年磨一剑,凭借《镇魂》一夜间火遍四海八荒,登顶流量宝座的朱一龙。无论怎么看,《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》都应是当下最受关注的电视剧。

事实上也的确如此,从定档到发布片花,从发布会到首播当天,《知否》都牢牢霸占微博热门话题。虽然错过了赵丽颖和冯绍峰的“官宣”最佳时间,也丝毫不耽误观众对它的超高期待。

同时,《知否》极有可能成为湖南卫视2018年最后的救命稻草。毕竟今年的湖南卫视,真的不太好,一路的电视剧水逆,让它亟待一部收视、口味双赢的电视剧挽尊。

爆款剧女王赵丽颖打破湖南卫视水逆期

2017年2月到4月,湖南省委第一巡视组对湖南广电进行了巡视“回头看”,随后在5月向湖南广电党委给出了巡视意见。从此,凭借娱乐至上原则成为卫视老大的湖南卫视,开始了无休止的整改。

整改的结果,就像湖南卫视斥3.84亿巨资买下的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,今年全年,一直很忧伤。

截止《知否》播出前,今年湖南卫视收视率破1%的剧集仅有4部,不及去年的一半,最高的剧集收视率未超1.5%,单剧收视率还不到《人民的名义》的三分之一;

斥巨资采购的头部大剧均收视惨淡,其中《天盛长歌》收视率仅0.233%,是近十年里湖南卫视黄金档收视率最低的剧集;

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和《斗破苍穹》均因过度娱乐化,惨遭换挡……

一时之间,湖南卫视危机四伏,霸主地位岌岌可危。

不过,赵丽颖一直是湖南卫视的一位福将。

2013年,赵丽颖还没成为流量女王时,她主演的《陆贞传奇》便拿下了全国最高收视3.9%,平均收视2.8%的亮眼成绩;

2015年,《花千骨》更以最高收视3%,平均收视2%,拿下当年的剧王;

去年的《楚乔传》,台播收视排名第五,网播量破400亿。

可以说,赵丽颖主演的剧在湖南卫视播出,向来箭无虚发。这个时候,湖南卫视铤而走险,选择在IP剧糊掉的2018年末,搬出王牌赵丽颖,播出IP剧《知否》。

事实证明,这一招还是挺有效的,起码在目前看来,收效甚好。

《知否》首播当天,52城实时收视破1,全国网以0.75%的成绩排名第二,仅落后于同为正午阳光的年代大剧《大江大河》,全网点播量不到4小时便迅速破亿,湖南卫视实打实的,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。

宫斗剧急流勇退,宅斗剧卷土重来

从《甄嬛传》《武媚娘传奇》到《延禧攻略》《如懿传》,观众对宫斗剧的套路早已了如指掌,而反观宫斗剧本身,似乎除了剑走偏锋颠覆人设外,也很难再玩出新花样。

于是,脱胎于宫斗的宅斗剧便成了另一个风口。跟宫斗剧比起来,宅斗剧的内容更加丰富,人物形象也更加接地气。

《知否》原作是一部种田文,由关心则乱所著。主要讲述的是一名现代的女白领穿越到了古代,变成了庶女后,步步为营,处处忍让,在亲情和爱情间不断取舍,最终收获幸福的故事。

影视化后,《知否》的宅斗元素多以家庭伦理为主,其中也包含由宅斗文惯用的权利角逐、爱情纠葛等元素。比起文中的鸡毛蒜皮,小打小闹,更多的是要表现在某个特定的大时代背景下,宅门世家的兴衰起落,在观感上与《红楼梦》颇为相似。

《知否》之前,内地早已有宅斗剧播出,且收视率关注度都很高。比如唐嫣主演的《锦绣未央》,孙俪主演的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,只是口碑却一个比一个差。

《锦绣未央》原名《庶女有毒》,是宅斗文中的经典作品之一,原著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复仇爽文,女主拼的就是智商和手段,但电视剧在诸多删减后变成一部傻白甜女主,凭借霸道有钱男主,成功上位的玛丽苏剧。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同样如此,表面上是女老板力挽狂澜成富甲一方大商人,实际上是风流寡妇,在众位仰慕者帮助下的上位史。

在这两部宅斗剧的错误示范下,《知否》将自己的创作重心,从“大女主”和儿女情长,转向家庭伦理。在制片人侯鸿亮看来:“《知否》是一部古代的家庭文武剧,和我们想象的古代家庭生活特别像。”

同时,感情戏也不再玛丽苏,而是依托人物命运逐渐展开。编剧吴桐坦言:“和现在很多剧不一样,《知否》的男主和女主在前期没有很快地进入感情境遇,他们需要每个人经过各自的一番经历才互相走在一起。”

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出自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《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》,翻译成白话,大意是:知道吗?知道吗?那海棠花丛应是绿叶繁茂,红花凋零。

象征着命运无常,世事多变。衬托红花的绿叶终究只是点缀,凋零的红花明年还将再次绽放。

用这样一句词作片名,与《知否》全剧的基调极为吻合。

导演张开宙或成为《知否》的唯一败笔

《知否》很不错,但不代表没有缺点,而它最有可能被诟病的,不是主演的演技,尴尬的特效,而是该剧的导演张开宙。

有人说正午阳光的公司模式其实很简单——一个标准的制片人中心制,以导演为核心竞争力的制作公司。侯鸿亮主外,负责组局电视项目,刷选剧本,处理艺人、资本运作等公司事务;孔笙则主内,带着一帮子新生派导演,一门心思拍品质剧。

正午阳光的年轻导演们也不负众望,各具特色:

李雪镜头语言干净凌厉,《伪装者》堪称近几年谍战片典范;

周游节奏与画面恰如其分,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是盗墓剧中的佼佼者;

孙墨龙镜头细腻,影像风格充满质感,从《琅琊榜》的摄像到《温州两家人》的执导,一如既往地可靠。

但张开宙却是个例外,他是除了孔笙和李雪外,正午阳光导演中作品最多的,却也是口碑最差的。

张开宙是正午阳光的年轻担当,他的作品更加符合互联网时代下新生代的审美需求,镜头语言更具时尚感与轻盈感,这在某种层面上削弱了正剧的沉重感。

但在“正午粉”眼中,他就是个拖后腿的。

张开宙是摄影出身,崇尚技术流,喜欢拍长镜头和特写,从而经常会顾此失彼。节奏拖沓,感情线苍白,剧情走向薄弱都是“正午粉”给他的

(来源:http://szoopoq.cn

  • 本网所有作品均来自互联网共享,转载请必须注明出处,申请注册送33元彩金所有。
  • 如涉及侵权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与本站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

返回首页